巴菲特致伯克希尔 – 哈撒韦公司的股东

巴菲特表示2012年伯克希尔为股东创造的总收益是241亿美元。我们使用了13亿美元来购买我们的股票,因此我们去年净增值228亿美元。我们每一个类和乙类股的账面价值增长14.4%在过去48年中(即目前管理层上任以来),每股账面价值已从19美元增至114214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9.7%。

在1965年我的合伙企业控制伯克希尔之时,我可能连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们一年赚钱241亿美元还是没有跑赢大盘,请参照我们在第一页贴出的对照表。

但是,我们确实没有跑赢。在过去48年中,2012年伯克希尔账面价值的百分比增幅第九次低于标普500指数的涨幅(后者的计算包括了股息以及股价上涨)。应指出的是,在这九年中的八年,标普500指数的涨幅为15%甚至更高。在大市不好时我们的表现要出色一些。

迄今为止,我们从来没有过在5年时段的表现不及大盘,在48年中我们已有43次的5年表现超越标普500指数。但是,标普500指数在过去4年中每年都上涨,整体表现已超过我们这4年的业绩。如果市场在2013年继续上涨,我们5年业绩跑赢标普500指数的纪录将终结。

有一件事情你们可以放心,无论伯克希尔的业绩如何,我的合伙人,公司副主席查理 – 芒格和我不会改变我们的绩效标准我们的工作就是以超过标普500指数涨幅的速度来提升企业内在价值,而我们使用账面价值这一显著低估了内在价值的尺度来衡量它。

查理和我相信,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随着时间推移将小幅跑赢标普500指数。我们的自信是因为我们拥有一些出色的企业,一批极为出色的经营管理者和以股东为尊的文化。然而,在市场下跌或持平时,我们的相对表现几乎肯定会超越大盘,但在市场特别强势的年份,估计我们的表现将不及大盘。

*2012年第二件令人失望的事情是我们没有完成一桩大型收购。我曾追逐好几只大象,但最终空手而归。

但幸运的是,今年初我们已有了改变。今年2月,我们同意收购拥有亨氏公司全部股份的一家控股公司50%股权。另一半股权将归属一个以雷曼(Jorge Paulo Lemann)为首的小规模投资人集团,他是一位倍受尊敬的巴西商人和慈善家。

我们总计约120亿美元的投资花掉了伯克希尔去年所赚资金的很大一部分。但是,我们依然拥有充足现金,同时正在以良好步调产生更多的现金。因此工作又恢复正常了,查理和我已再次穿好我们的狩猎装备,重新开始搜寻大象。

现在说说2012年的一些好消息:

*去年我已经通告你们,我们五个最赚钱的非保险类公司:伯斯顿北圣达菲铁路公司(BNSF),伊斯卡机械公司(Iscar),路博润化学品公司(路博润),美联集团(Marmon Group)和中美能源公司(MidAmerican Energy)在2012年可能赚得超过100亿美元的税前利润。它们做到了。虽然美国经济增长缓慢,世界大部分地区的经济放缓,我们的“盈利5强”总计赚钱101亿美元,2011较年多出约6亿美元。

在5强中,仅有中美能源是伯克希尔8年前收购的,当时它的税前利润为3.93亿美元。此后,我们用纯现金的方式收购了5强中的3家。在收购第5家,即伯灵顿北圣达菲时,我们购款中约70%是现金,而剩下的来自发行股票,这导致我们的在外流通股增加6.1%。因此,这5家公司交给伯克希尔97亿美元年盈利的同时仅产生了很小稀释作用。这符合我们的目标,即不仅仅是简单增长,而是要增加每股的业绩。

除非美国经济崩盘,其实我们预计这不会发生,我们的盈利5强在2013年应会交出更高利润。五位经营这5家公司的优秀CEO将负责办到。

*虽然我在2012年没有进行一桩大型收购,但我们子公司的经理人做得比我好得多。我们的“补强收购”创下了历史纪录,斥资约23亿美元收购了26家公司,它们已融合到我们现有的企业之中。这些交易是在伯克希尔没有发行任何股票的条件下完成的。

查理和我都很欣赏这些收购:一般而言它们都是低风险,不会给总公司带来任何负担,拓展的是我们成熟经理人熟知的领域。

*我们的保险企业去年表现出色。它们不仅提供给伯克希尔730亿美元的自由资金进行投资,还交出了16亿美元的承保收益,承保业务连续第十年盈利。这真的是鱼与熊掌兼得。

GEICO表现领先,它继续赢取市场份额同时没有牺牲承保规则。自1995年年我们获得GEICO的控制权以来,GEICO在个人汽车市场的份额已从2.5%增至9.7%。与此同时保费总额从28亿美元增至167亿美元。未来它还会有更大成长。

GEICO的优异表现应归功于莱斯利(Tony Nicely)和他的2.7万名同事。在这份名单中,我们还应该加上我们的吉科壁虎(Gecko)。(注:GEICO的宣传吉祥物,英文中壁虎壁虎的发音与GEICO类似)。无论风雨还是昼夜都不能停止它工作,这小家伙始终坚持不懈,告诉美国人如何上GEICO.com能帮助他们省很多钱。

当我盘点我的好运气时,我会把GEICO算两次。

*我们新聘的投资经理人:库姆斯(Todd Combs)和惠斯勒(Ted Weschler)已证明自己富有智慧,品德高尚,在很多方面而不是在资产管理一域有助于伯克希尔,同时完美符合我们的企业文化。这两位让我们中了大奖。2012年他们每个人的业绩比标普500指数都高出10%以上。他们也让我望尘莫及。

因此,我们已将两位所管理的资金每人增加约50亿美元(其中一些源自我们子公司的退休基金)。库姆斯和惠斯勒都年轻,在查理和我谢幕的很久之后,他们还会管理伯克希尔的庞大资产组合。在他们接管公司后,你们可以高枕无忧。

*截至2012年底伯克希尔的雇员总数达到创纪录的28万8462人,更此前一年增加1万7604人。但是,我们的总部人数没有变化,还是24个,为此抓狂实在是毫无意义。

*伯克希尔的“四大”投资 – 美国运通,可口可乐,IBM和富国银行 – 在过去多年都有良好表现。2012年我们在这四家公司的股权都有所增长。我们收购了富国和IBM的更多股份,前者已增至8.7%,而2011年底为7.6%,后者现在为6.0%,而2011年底为5.5%。与此同时,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的股票回购推动我们的持股比例增加。我们在可口可乐的比例从8.8%增至8.9%,美国运通的从13.0%增至13.7%。

未来伯克希尔在所有这家家公司的股份可能继续增长。蕙丝(Mae West)说得对:“好东西越多越好”。

这四家公司都拥有非凡的业务,由既有才干又尊重股东的经理人经营。在伯克希尔,我们更倾向于拥有一家优秀企业非控制性但很大的股份,而不去拥有一家很一般公司100%的所有权。我们在资本配置方面的灵活性使我们能明显领先于那些只限于收购自己能运营企业的公司。

根据我们年底的持股比例计算,2012年“四大”公司利润属于我们的股份总计39亿美元。但是,在我们提交你们的盈利报告中,我们仅计算了我们收到的约11亿美元股息。但不要误会,这28亿我们没有报告的利润对我们来说与已纪录的利润是同等珍贵。

“四大”公司所保有的利润经常用于回购,这将提升我们在它们未来利润中的份额,它们还将用于为商业机会提供资金,而这通常将给企业带来优势。我们预计,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将从这四家公司获得显著增长的利润。如果我们是正确的,派给伯克希尔的股息将增加,更为重要的是,将增加我们的未实现资本收益(截至2012年底,这四家公司的这一收益总计267亿美元)。

*去年CEO们面临很多棘手的问题,当面临资本配置决策时,他们都呐喊“不确定性”(虽然其中许多CEO企业的利润和现金都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在伯克希尔这里,我们不存在他们那样的恐惧,2012年我们在工厂和设备方面花了创纪录的98亿美元,其中约88%用在美国境内,这一金额较2011年高出19%,而2011年的数字还是我们此前的历史新高。查理和我都喜欢向值得投入的项目大额投资,而不管专家们说什么。相反,我们认同歌手艾伦(Gary Allan)新乡村民谣的歌词:“每场风雨后都是阳光”。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此,几乎可以肯定的是,2013年的资本开支又将创纪录。美国境内的机会多得很。

有一点想法与我的CEO朋友们分享,当然未来近期内是不确定的,但美国自1776年以来一直面临未知。只是有时人们看重其实一直存在的数不清不确定性,有时人们又忽略它们(通常这是因为此前一段时间平安无事)。

美国企业随着时间推移会有良好表现。股市也会向好是肯定的,因为市场的命运与企业业绩联系在一起。是的,周期性的挫折会发生,但投资者和经理人参加的这场博弈给他们积累了大额筹码。(20世纪道指从66点增至11497点,令人吃惊的17320%增长已成为现实,虽然期间伴随四次代价惨重的战争,大萧条和许多次经济衰退。不要忘记,在整个世纪中股东也收到了丰厚股息)。

既然博弈的基本格局非常有利,查理和我认为,试图步入舞池却根据塔罗牌的翻转就退场是一个可怕的错误,依据所谓专家的预测,企业活动的潮涨潮落而退出都是如此。不参加这场游戏的风险要远大于参与其中的风险。

我自己的经历提供了一个绝佳的例子:我在19​​42年春首次购买股票,当时美国正承受整个太平洋(5.63,0.15,2.74%)战争的战区所带来的巨大损失每天媒体头条都是更多的失败。即使如此,当时也没有关于不确定的议论,我认识的每个美国人都相信我们将赢得胜利。

企业内在价值

虽然查理和我谈企业内在价值谈得这么多,我们却不能精确告诉你伯克希尔每股内在价值是多少(对任何其他股票也是如此)。但是,在我们2010年报中,我们列出了三个基本要素,其中一个是定性的,我们相信这些是明智估计伯克希尔内在价值的关键。

股息

多位伯克希尔的股东,其中包括一些我的好朋友都希望伯克希尔支付现金股息。让他们感到不解的是,我们喜欢收取伯克希尔拥有的多数股票所产生的股息,但却不给自己股东任何股息。因此,让我们审视何时派息对股东有意义,何时又是无益的。

多数公司持续支付股息,通常它们试图每年增加股息,非常不愿削减股息。我们投资组合中的“四大”公司奉行这一明智和可理解的方式,在某些情况下还积极回购股票。

我们赞同它们的行动,希望它们继续保持现在的路线。我们喜欢派息增加,我们深爱企业以合适价格回购股票。

但是,在伯克希尔方面,我们一直奉行一种不同的而我们一直认为明智的方式。只要我们认为我们所设定的增加帐面价值和市场价格溢价的前提是合理的,我们将坚持这一政策。假如这两个因素中任何一个前景恶化,我们将重新评估我们的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